<strong>禽流感阴影下 浙江3成禽类养殖企业面临倒闭</strong>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4-30 21:11

禽流感屡屡来袭,消费者谈“禽”色变。2月15日,杭州市政府宣布,杭城主城区将永久性关闭活禽交易市场。

禽流感冲击下,浙江禽类养殖业经历了极为“寒冷”的一年。浙江省家禽协会会长屠有金告诉记者,浙江一些涉禽企业已经好几个月发不出工资,我省约三成的禽类养殖企业面临倒闭或濒于倒闭。据省家禽协会介绍,今年1月禽流感再度袭来后,浙江禽类养殖产业“雪上加霜”。我省禽类销售量和价格,双双下降60%以上。

连日来,记者走访多家涉禽企业和相关部门,感受禽流感风波中这些企业的困境和挣扎。

企业困境

申浙家禽杀光了26万多只鸡,冰冻起来

鸡,去哪里了?

杭州申浙家禽有限公司的养殖基地,位于富阳鹿山街道汤家埠村。昨天,记者来到基地内,钢架搭成的一大片鸡棚里早已空空荡荡,找不到一只活鸡。仔细看,一些鸡舍里还残留着些许鸡毛和已经干掉的鸡粪。

问及鸡的去向,杭州申浙家禽有限公司的老板陈国兴的神情,变得有些复杂。他说:“我们的自有基地,年出栏量最高时能有80多万只鸡。”

去年11月前,申浙基地内的37个大鸡棚,大部分仍然“热热闹闹”——一个鸡棚养了一万多只白羽鸡,26个鸡棚全部“客满”。

去年4月份,H7N9禽流感第一次袭浙。一起起新增病例,令市民谈禽色变。从去年4月15日起,杭州主城区暂停活禽交易,并暂时关闭活禽交易市场。直至去年5月底,全省重启活禽交易。

噩运,非但没有伴随着重启活禽交易而退却,更是步步紧逼这些涉禽养殖企业。

今年1月以来,H7N9禽流感再次袭来。1月24日,杭城再次暂停活禽交易,同时关闭农贸市场活禽交易区。

2月15日,杭州市政府正式对外发布“建立人感染H7N9禽流感源头防控长效机制实施办法的通知”,今后,杭城将永久关闭主城区所有活禽市场。

据悉,今年7月1日,浙江省所有设区市主城区都将永久性关闭活禽交易市场。

禽流感风波中,杭州申浙家禽有限公司等杭州涉禽养殖企业,纷纷受到影响。

除了养殖白羽鸡外,杭州申浙家禽有限公司还有一个屠宰厂,位于富阳新320国道边上,专门宰杀自家基地和其他农户提供的白羽鸡,并进行鸡翅、鸡腿等鸡附件的分割、冷冻和冷藏。

“禽流感袭来,鸡翅等冷冻鸡附件几乎卖不动,我们的生意很差。去年一年当中,大部分时间是开几天,又停更长的时间。算起来,前后有大半年没有开工。有一个月只开了8天工,日子非常难过。”陈国兴告诉记者。

鸡卖不了,钱进不来,还要不断地花钱买饲料,流动资金非常短缺。

申浙自有基地里养的26万多只白羽鸡,以养殖40天一个周期计算,仅饲料款就要吃掉500多万元。

此时的陈国兴,无奈之下,不断地跑银行,找亲戚朋友四处筹钱,却碰壁多于成功。

到了去年11月,因筹款无门,鸡的饲料钱已完全付不出。眼看大批活鸡饿得奄奄一息,陈国兴当即决定,把自有基地内的所有活鸡都宰杀掉,放在屠宰厂的冷库里先冰冻起来。

大约一个月后,富阳当地10多户禽类养殖户,也吃不消养鸡了,托当地政府找关系“求”上门来。于是,陈国兴以4元多一斤的价格,收购了共计17多万只鸡。

如今,陈国兴屠宰厂的5个冷库内,共冰冻了包括自有基地、农户收购的1000多吨肉鸡。

昨天,陈国兴当场打开其中一座冷库的大门——成千上万雪白的鸡产品,一箱紧挨着一箱,垒得密密麻麻。它们已经宰杀褪毛,在零下18℃的冷藏库内,肉已冻得硬邦邦。

此外,陈国兴还租用杭州某肉联厂的冷库,存放600多吨已宰杀的肉鸡。“一个月一吨肉鸡的仓库租金大约要70元,已经付了70多万元冷库租金。我也陆陆续续出一点货,现在冷库的租金费用还能够应付。”

正说着,陈国兴的手机响了。他问电话那一头:“什么银行?是定在下午见面吗?哦……”

挂掉手机,陈国兴朝我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显得身心疲惫。

目前,他已欠了银行总计2000多万元的贷款,还向亲戚朋友前后借了400多万元。

如今,基地内的鸡棚仍然空在那里。“鸡是活口,养鸡肯定要喂饲料,鸡卖不出肯定还不了钱。现在还不敢养鸡。”陈国兴告诉记者,而屠宰厂从去年年底至今一直停在那里,还没有开工。

杭州市农业局的工作人员说,陈国兴在杭城家禽养殖企业中,算是比较困难的,他收购了那么多鸡放在冷库里,相当于2000多万元货款压在那里。

陈国兴的父亲老陈,做了30年的禽类生意。在儿子接手家族生意前,公司一直比较平稳。面对这次禽流感的风波,老陈很不解,“我搞了30年家禽生意,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大的困难。”

采访结束时,今年刚满36岁的陈国兴告诉记者,希望本命年能转转运。

某省级农业龙头企业禽流感袭来后,几近倒闭

创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浙江某禽业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饲料加工、种禽培育、禽苗孵化、种禽及商品禽养殖等为一体的省级骨干农业龙头企业。

禽流感袭来后,这家禽业公司至今已亏损上千万,且欠了巨债。目前,这家省级农业龙头企业几近倒闭。

这家禽业公司的女老板李丽珍(化名),40多岁,模样憔悴。

进入这家公司的厂房内,曾经堆得满满的饲料成品仓库、饲料车间、孵化车间等,现在已空空荡荡。“工资发不出,员工走了很多。去年4月份,我们还有200多名员工,现在只回来几十个。”李丽珍告诉记者。

位于厂房北侧的种鸡场,几十个鸡舍栏大部分空着,仅有几个鸡舍栏是满的。

“原来大约有12万只种鸡,除了饿死的,卖掉的,现在只留下约3.5万只种鸡。”

看起来,这些鸡大部分偏瘦。“一只鸡一天只给一两饲料。”李丽珍说,禽流感前,一只种鸡要喂2两饲料才算勉强吃饱。“2两饲料相当于3毛钱。一只鸡喂2两饲料的话,一天就要吃掉一万多元。”

因为长期没吃饱,这些种鸡最重的只有3斤左右,轻的才2斤左右。“如果喂饱的话,一只种鸡要重达3.5斤左右。”

虽然处于半饥状态,这批3.5万只种鸡已算“幸运儿”。就在今年1月中旬,又有近一万只种鸡“毙命”。

处于饥饿状态中的3.5万只种鸡,虽然活下来,但已“罢工”——不再下蛋。而这正是李丽珍所希望的。

“下蛋了又要孵鸡苗,鸡苗孵出来上哪里卖?”李丽珍神情悲怆地说。

去年4月份禽流感袭来后,一些农户不敢养鸡。这家公司之前的几百万元鸡苗订单,都陆续被退单。无奈之下,李丽珍只能派人把鸡苗统统埋掉。

没有孵化出来的商品鸡蛋,虽然以远远低于成本的价格出售,可还是卖不出去。无奈之下,李丽珍只能将种蛋当作菜蛋,以1-2元/斤的价格,低价处理。

一些债主听到消息后,一个接一个上门来催债。去年11月份开始,银行也开始抽回贷款。

为了偿还旧债和维持公司正常运转,李丽珍一直四处跑银行借贷款。“跑了三四家银行,对方一听是搞禽业的,马上以禽流感一票否决掉。”

屡屡“碰壁”,走投无路之下,李丽珍以4分的利息,借来几百万元的高利贷。

但借高利贷,无疑是“饮鸩止渴”。

行业命运

杭州约有400万只鸡仍“压栏”,损失将近1亿元

杭州市共有约22万户禽类养殖户。在这场禽流感危机中,他们的损失有多大?2014年初,杭州市农业局调查富阳市、临安、余杭、桐庐、萧山、淳安等地的家禽养殖业,对企业的损失,做了统计。

“杭州全市大约有400万只鸡仍‘压栏’在那里。”杭州市农业局畜牧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截至2月7日,受年初禽流感影响,杭州市大大小小的禽类养殖户(包括企业),共处理231万枚入孵蛋,处理170万只苗禽,处理雏禽50万只,非正常淘汰种禽12.45万只等。“包括鸡、鸭、鸽子等各种禽类,杭州市家禽养殖损失至今共计约0.93665亿元。”

“每天每只压栏鸡大约要吃掉3角钱的饲料。按照全市‘压栏’的400万只鸡来算,一天的饲料费就要约120万元。”杭州市农业局畜牧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记者 洪慧敏 编辑 王鑫)

杭州昨1.7万人冒雨登高 抢烧玉皇山杭州人力资源市场开门迎客 招工焦虑急2014年杭州新增多所学校 预计9月生二胎的夫妇顾虑重重 “二宝”入学会金华企业开工不放鞭炮放气球 网友为其温州小伙微信遇见“女神” 恋爱一年才湖州多名逃犯春节藏身网吧过年 被民警春节期间高速事故频发引拥堵 交警称八杭州西湖景区春节迎客338万人次 免2月7日浙江省新增2例人感染H7N9温州一医院7天收治30位鞭炮炸伤病人今年情人节玫瑰或史上最贵 登记人数或杭州严查违规燃放“开浙江新增2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宁波一男子春节里摆摊卖煎饼 为尿毒症温州一医院7天收治30位鞭炮炸伤病人春节期间4S店销售很冷清 节后售后维默默照顾村里老人29载的宁波好民警 浙江11市农民人均年纯收入全部过万207元杭州飞厦门 一年里机票最便宜春节长假最后一天 高速公路大流量和拥大年初七不少商家的开门炮零星响起 今今年元宵节撞上了情人节 婚姻登记人数马年首个工作日雨雪中开场 傍晚起杭州杭州商家遭遇“史上最清淡”春节医生没空喝水没空上厕所 两小时看了五春节杭州楼市零度深寒 主城区仅预定3杭州江干区今年有4个大型停车楼或结顶春节过生日小伙玩过头 拿灭火器乱喷姑宁波保洁员夫妻12年未回家过年 靠广杭州多部门齐抓共管治乱象 整治黄牛黑杭州东站大巴停车区31日启用 旅游团最美渔老大王功明:危险互担当渔民亲兄“台州版吴斌”司机陈琳:我只是做了自杭城七旬老人承母志摆免费茶摊 寻接班“最美司机”吴斌和妻子的云南之旅,再温州:邻居土制氢气爆炸 六岁男孩被炸武汉驾校用手机当标杆 练倒车移库环保部今年将划定全国生态保护红线埃及5名外交官利比亚连遭绑架日本温室培育“合体”草莓 个头堪比手美国年轻男子超市开枪杀死2人 欲再行俄罗斯代表团向美国务院发言人赠送护耳国家宗教局:做好宁夏西吉踩踏事故善后美国科州一私人飞机降落时坠毁 已致1全国实时发布空气质量城市增至190个上海垃圾分类标准5次“变脸” 专家吁纽约冬季出现罕见“高温”天气中国军舰首次为叙利亚销毁化学武器海运南非举行曼德拉灵柩送别仪式 将送往库